元明清瓷器精选 明清瓷器拍卖平台
北京 香港  纽约   东京   伦敦   法兰克福   悉尼
首页 >> 手机动态 >> 元青花凤首扁壶:48块碎片粘成的首博镇馆之宝

元青花凤首扁壶:48块碎片粘成的首博镇馆之宝

2016-04-09

元代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  首都博物馆藏

  在首都博物馆瓷器展厅中,有一个专门的展柜陈列着一把元代景德镇窑青花凤首扁壶,尽管这件瓷器残损严重,是一件经过重大修复的展品,但它在众多藏品中的地位却不容忽视,被视作首都博物馆理所当然的“镇馆之宝”。

  这件上世纪70年代在北京西城区旧鼓楼大街豁口窖藏出土的元青花壶,高18.7厘米 口径4厘米。壶体扁圆,直颈小唇口,浅圈足,底足在沙胎上挂一层很薄的护胎釉。该壶以昂起的凤首作流,以卷起的凤尾作柄,凤身绘在圆形壶体上部,双翅垂至壶体两侧,壶体下部则装饰盛开的牡丹,呈现一种凤鸟飞翔于牡丹丛中颇富情趣的情景。白地蓝花,色彩鲜艳,清新雅致,主题突出,更增添了几分艺术感染力。凤首扁壶采用多种制作工艺,壶流采用模制成型,壶柄以手捏塑成型,壶体为雕镶成型法,最后琢成整体。

  48块碎片粘成的首博镇馆之宝

  元青花由于存世稀少,为国际、国内博物馆和藏家争相收藏。然而,首博收藏的这件精美绝伦的元青花凤首扁壶,却曾历尽磨难而重生。

  20世纪70年代初,为配合北京的城市改造,元大都遗址的探寻、勘察工作也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十几处不同类型的建筑遗址,在考古工作者的精心清理下,逐渐显露出真容。随着发掘深入,更为不可思议的事出现了。在六铺炕地区元代居民遗址的清理中,一个神秘的地窖被发现,出土了16件瓷器,而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这把造型奇特的青花扁壶。“在旧鼓楼大街豁口以东有一处元代院落遗址,在清理过程中,工作人员在其中发现了一个神秘的地窖,这个窖藏上面当时放着一个瓦盆,盖着一个口,里面发现了16件器物,其中10件是青花,6件青白釉瓷器,青花扁壶是其中的一件。”首都博物馆业务研究部主任龙霄飞说道。

  然而这件器物出土时并非是完整器,而是48块碎瓷片,最大的13×6厘米,最小的为2厘米左右,仅如指甲般大小。好在凤首和扁壶的主体纹饰部分都在。这件器物出土后不久,文物部门就对其进行了抢救性修复。“第一次修复的过程比较简单,只是进行了简单的拼对,凤首和主体部门是完整的,部分缺失的地方,就用石膏进行修补,正面的青花纹饰用粉质颜色粗略接笔,背面的花纹则未作处理,呈现石膏原色。” 龙霄飞说。

面值4分的“元青花凤首扁壶”邮票

  这件器物修复后就一直收藏于首都博物馆,在随后的30多年里,元青花凤首扁壶便以这残缺的样貌出现在《考古》杂志里、邮票上、展览中,依然引来无数惊叹。“此壶的资料在1972年《考古》第一期发表后,国外很多刊物都进行转载和评论。我国邮政部门于1973年11月20日发行了一套‘文化大革命期间出土文物’邮票,编号为66-77。其中编号66,面值4分的就是这件元青花凤首扁壶。”龙霄飞告诉雅昌艺术网。

  从明初北京城墙的南移开始,元代瓷器精品——“青花凤首扁壶”,一直被埋藏于明代修建的北城墙之下,躲避了一次次城市改建、破土动工。高大厚重的城墙,整整护佑了“青花凤首扁壶”600年。

  直到2003年,首都博物馆新馆筹建,首都博物馆特邀上海博物馆古陶瓷修复专家蒋道银先生对青花凤首扁壶进行二次修复,业内称其为“展览级”修复。据蒋先生回忆,这件扁壶虽然造型优美奇特、纹饰生动、釉色莹润,然而破损却相当严重,粘接后仅仅高18. 7厘米的椭圆小壶,全身残缺孔洞达17处。蒋先生对其残缺部位进行了重点“美容”,就是用现代高科技的无色无味环氧树脂加填充料配制腻子补缺,最后再用高分子油漆颜料喷涂底色、绘画纹饰等工序,历经13个月,使这件镇馆之宝借助于高科技手段得以重生。凤首扁壶不仅重获完整之身,而且残缺的青花纹饰、釉面苏麻泥青下凹结晶斑点一一重现。令蒋先生不解的是,在粘接完整后发现器物平放向前倾斜3至5度。壶柄上方有一小环施釉不全,呈露胎状,原来该件国宝出窑后就存在缺陷,也许正因此流散人间。

  有鸾亦有凤

  “根据已知的资料,青花凤首扁壶存世仅两件。另外一件藏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博物馆的凤首扁壶,其器型与首都博物馆藏凤首扁壶相似,凤尾不同,壶流、壶柄亦有残损,与首博这件一凤一鸾,从工艺水准看各有千秋。”龙霄飞表示。

元青花凤首扁壶  新疆哈萨克自治州博物馆藏

  90年代之前,类似的器物只发现首博这一件。然而,1998年8月,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城县芦草沟镇西宁庄村,回族农民马忠,在自家农田里,不经意挖出了一只壶。当时,马忠不知道这只壶有多大价值,隐隐地,只觉得壶的形状和花纹都很漂亮,也很独特,可能是个文物。他想,如果自己把它一直放在家里,根本用不上,而且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打歪主意,如果交给政府,说不定能研究出什么来,于是,1999年6月,马忠将这只壶交给了当地文物部门。从此,这只元代青花凤首扁壶得到文物部门的专业保护,并收藏于新疆哈萨克自治州博物馆。

  这两件器物在2009年3月首都博物馆举办的《青花记忆——元代青花瓷文化展》上首次聚首。这对造型相同,纹饰对称的青花重器唯凤尾之纹饰不同,前者为卷草纹,后者为锯齿纹,有学者认为是“一鸾一凤”。只不过,“新疆籍”青花凤首扁壶的壶柄断了,壶柄究竟是什么样子、花纹不太清楚。

  “之前,在北京地区基本上还没有出土过元青花,这次的发掘也是填补了这块的空白,而且一次能出土十余件青花器物,数量也是非常大的。我们一般看到的元青花都是体形比较庞大,元大都出土的基本上是小件器物为主,而且青花发色有艳丽的,也有发色浅淡的。这也丰富了对元青花的一种认识。”

  何以判断这件凤首扁壶就是元代的呢?“首先出土的地层是元代的。这件凤首扁壶的特点很明显,尤其是青花发色是典型的元青花发色,而且上面的结晶斑、铁锈斑比较明显,用手摸能感觉到凹凸深浅;莲花瓣的留白也是元青花绘画的一个明显手法,而且花的尖上都出麦芒刺。但是元青花的装饰特点是纹饰比较满,比较密,一般的大罐都绘有七八层的图案纹饰,而这件的满,是形成一个完整的图案,而不是装饰性的分层次的图案,这也是元青花装饰风格的一个典型。”

  从造型上看,这件青花凤首扁壶的造型独特巧妙,是晋唐盛行的鸡首壶和北方游牧民族皮囊壶形状的结合,壶嘴仿鸡首壶嘴,做成昂首的凤鸟头状,小口短颈,腹身仿皮囊壶形,为扁圆型,壶柄盘曲成凤尾状,与壶嘴凤头飘洒的颈毛塑成镂空,做出支撑相呼应,十分自然。壶身以大片的青花勾画凤身,布满整个肩部,壶体中心是扑翼的翅膀,充满动感。颈部绘回字纹,技法十分随意洒脱,壶身下部是缠枝莲牡丹,喇叭型矮圈足,底足在沙胎上施薄釉。青花凤首扁壶采用了多种工艺造型,凤首是模制成型的,柄为手工捏塑,壶身则是雕镶成型。

  “这件是元青花成熟期的一件作品,对于认识元代青花发展演变有很高的价值。”龙霄飞表示。